向日葵视频app安卓在线视频

.630shu.co,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是了,我有件事想问很久了。”既然考核的事都说开了,荆云羡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他一手指着幽澈,另一手指着黛儿,向林耀问道:

“我们和都是不需要加考的人,是时间一到就算是出线了的。奇怪的是,珑羽不是提早就出线了吗?他跟十羽他们的情况不一样,排名也在月光寒前面了,怎么还需要加考?”

听他这么一说,灵界大陆的人也有些奇怪。看来这考核,也有很多七界的人自己都不太清楚的内幕呢?

这就类似于天宫门考核有很多个擂台,有的擂台提早有了出线者,便不需要继续比试了。但要说那些还没分出胜负的人,因为擂台被毁而不得不加考也就罢了,为什么一早出线的人也要因此受牵连?而且这加考还不是人人需要,完没有规律可循?

“这个我就不是特别清楚。”林耀想了想,“听说是珑羽不知为何中途返场,就被械王判定为影响了其他人考核,虽然根据已有成绩是在月光寒之前了,但还是需要加考。”

“不过他加考倒也没什么,十羽不同,的名次本就垫底了,加考又得淘汰不少排名低的人。目前,的排位是最危险的,可别搞得下一轮考核,无缘晋级喔。我可是跟兄弟们一起押了通关的,别让我们输钱。”

这便类似于天宫门考核时,一个擂台有了出线者,可这个出线者又去其它擂台了,就影响到了那个擂台比赛者的成绩。这么一说,倒是不难理解了。

尘十羽听到他这“一本正经又很不正经”的叮嘱,扶额:“……够了。”

另一边,幽澈则是下意识的看向墨千珑。珑羽中途返场,是因为千珑么?

都说千珑并没有参加考核,宙鸣他们魔教的又是偷混进来的,她是发现了这件事,才进入虚拟幻境来帮十羽的吗?珑羽又是担心千珑安危进来的……为什么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幽澈思索这些的时候,黛儿同样看了墨千珑一眼,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MM可爱的大眼睛自拍图片

墨孤城此刻也是紧皱着眉头,总觉得整件事有种说不出的古怪。要说的话,每个细节看似都很完整,每个细节却又都不够完整,好像缺了一把钥匙,一把足够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的钥匙……

只可惜,珑羽不在这里,光靠他们在这里想破头,好像也没有什么帮助。其他人有的是如弑九天一般头脑简单,以为珑羽是在自己的“擂台上”没打够,还想再去别人的擂台打;也有人即使稍觉有异,也会提醒自己,谁又是没有秘密的呢?只要千珑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是真诚的,那就足够了。

林耀临走前,似乎回想起什么,又过来拜托墨千珑,想请她帮忙给自己的吊坠铭纹。她师承唐轩,铭纹能力也很出色。

林耀说,他也想跟厌离有搭档吊坠。有了这个,参加搭档比赛的时候万一走散了,方便早些找到对方。

西陵辰不由感慨,果然七界人就是淳朴啊,这种吊坠在他们眼里就只是吊坠而已,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想,也想不到其他的功能。同样的东西,到了灵界大陆就会变味,人们想到的,不是害怕隐私被侵犯,就是要去侵f他人的隐私——毕竟在林耀来之前,西陵辰就已经做过市场调研了嘛。

现在他好像也有些明白,为什么他在异位面会“水土不服”了。七界的人da都三观正直,人与人都诚恳相待,像他这么一个心机深沉之人混在里面,自然是处处格格不入。

但是,风气差的位面,也有风气差的好……正是因为灵界大陆有那么多自私自利,唯利是图之人,才有他这种奸商生存的土壤。这一刻,他忽然庆幸自己生在了灵界大陆。

“不,不需要这个。”尘十羽在边上对林耀泼冷水,“反正们是赢不过我和珑儿的。”

林耀咕哝一句:“厉害。有本事下次比赛别戴着吊坠……”

不理尘十羽吐槽,林耀还是拿出带在身上的两条简约风吊坠,问墨千珑能不能帮忙?

“嗯,给我吧。”墨千珑点了点头,“我铭完就派人给送过去。”她接过林耀递来的吊坠,收进了储物戒指里。

林耀这回真的要走了……走之前还特地过去跟慕含沙握手:“含沙兄弟,新婚快乐!抱歉我今天来得急,身上没带多少钱,等下次见面再包个红包补给!”

慕含沙懵……每个人见到他的新郎服都要吐槽,唯有凤念千(后来凤念千补充吐槽:“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当面说。”

“另外有件事我要当众说,就是那个微电影啊,大叔,剧本确实是要改无误,但那只是次要问题,主要问题还是演员呀,最好换演员再改剧本,信我的话,没错的,我就是靠拍微电影战胜他们林家的。”林耀揪他耳朵:“别什么都往外说!”)

临走之前,林耀这位大哥还送了小弟容霄一张卡,说:“大哥送的卡,小弟拿去随便刷。”容霄不太想接卡,接了就等于承认自己是小弟了……结果凤薄凉先拿了过去:“谢谢耀哥!”林耀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还是弟妹懂事。”

——打脸小剧场。

容霄:“为了我的尊严……我决定,不用这张卡!”

凤栖梧:“那正好。薄凉姐用这张卡给我买纪念品吧,反正是别人送的,随便刷。”

容霄:“等下,那好像是我的钱来着?”

凤栖梧:“不是自己说不要的么?”

——打脸就是来得如此猝不及防,over。

江烬空拍拍凤念千的肩,乐乐蹭蹭他的脚,阮玉摸摸他的小脑袋,让他回去好好学习,别老逃课,“想我们了就用玉简联络。”

凤念千依依不舍的向众人告别:“月哥,跟薄姐姐他们好好玩,我和羽哥回去啦。”

林耀:“都说了叫耀哥!”

容霄:“又拆我们的字来叫……”

这一回,林耀是真的带着凤念千回家了。临行前凤念千还跟空玉他们挥手道别,乐乐被阮玉抱在怀里,江烬空拿着它的小爪跟念千挥啊挥。

被连续吐槽三次后,慕含沙再也不肯穿这身新郎服了(江烬空补刀,说之前阿寒传音也是说的这个,其实不止三次),其他人看自己本来的衣服也差不多自然晾干了,还湿的部分,尘十羽这会儿就好人地给他们烘干了。

大家都把衣服换回来了,至于这些奇形怪状的衣服……就各自先收进了自己的储物道具里。虽然他们是真的很想立刻!马上!把这些衣服扔掉,摆脱阴影,但总不能直接扔人家包间里吧?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不会乱扔东西,就先带着了。

作为这次异位面之旅的最后一站,众人终于出发去冰雕城了。

冰雕城的灯景,果然正如月光寒和林耀所推荐的,美得令人陶醉。就像是一个五彩缤纷的冰雪世界,各色灯影折射,交织出最动人的梦幻和璀璨。

众人都是好好欣赏了一番,享受着繁忙生活中难得的惬意——只有西陵辰是在仔细观察冰雕城的布局,琢磨着等回去之后,就在灵界大陆也建造这么一座冰雕城,继续吸金大业。

灯景观赏得差不多了,江烬空看这么晚了,明日众人可能各自有事要忙,也不好在这边停留太久,就说差不多要准备回去了,大家可以先在这附近逛逛,买点东西,当做一趟来七界的纪念品了。一刻钟之后再来集合。

钱的问题嘛,这不凉霄有卡了?不用担心没有七界的货币了!到时灵界大陆人用本位面的货币还他们就得了!

凤栖梧在纠结要不要给薄凉姐买狗狗冰雕,容霄已经先行一步买了。凤栖梧不开心,凤薄凉买了一只冰雕沙漏哄他。

墨孤城之前给凤薄凉买的礼物也是狗狗冰雕,跟容霄买的一模一样,他倒也没多想,反正礼物总共就是那么多,重了就重了。但是看到颜月缺要给江烬空买冰雕水晶球……墨孤城就慌了。

那是自己早前买下的礼物啊!虽然不是一模一样的,造型却很相近。要送给大人的礼物,他可不想跟别人撞啊!

墨千珑看出他的心思,就主动走过去,拉着江烬空看另一边的冰雕,说那边的更好看。正好乐乐也喜欢,阮玉就撒娇让他买,江烬空也就答应了。

看看身旁的小珑儿,再想想虚拟幻境的事,江烬空寻思着,是否该提早向试炼者说明真相,其实也是有利有弊啊……

如果提早说明,可能就会导致大家态度散漫,不当一回事。刚进入试炼战场时,确实有很多人说着:“反正都是假的,那么认真干嘛?”后来还是在战场戴久了,被虚拟环境同化,慢慢的才终于有了几分战士的样子。

若是像正凛那样隐瞒,让考核者以为随时都会面临真正的生死危机,他们才会被激发出骨子里那一股血性,不得不拼,不得不力以赴。这固然是好的,但也怕有些考核者,太担心自己会死,又或者担心把别人杀死,反而畏首畏尾,难以正常发挥。要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倒是他们这些主考官需要考虑的事了。

修炼之路本来残酷,也许正凛选择的,就是提早让他们面对最真实的残酷。只是……他看向墨千珑,这过于残酷的战场,却是苦了她啊……

出于怜惜,他专程送了墨千珑一对冰晶耳夹。墨千珑则回送了他一只冰雕乐乐——这是她用冰魔法,现场凝聚而成,独一无二,形貌当真是栩栩如生。

墨孤城挺开心,大人和珑儿关系这么好。

颜月缺也挺开心,虽然白白失去了一个向大人献殷勤的机会:“看大人和千珑姑娘这发展,我们很快就要多一位主母了吧?”

墨孤城顿时尴尬了……他的心情可以这样概括:

——大人很喜欢珑儿,太好了!

——大人太喜欢珑儿了,不好了!

如果以后珑儿真的跟大人在一起了……他就是吃醋都不知道该吃谁的醋了啊!

抱着乐乐过来的阮玉正好听到了,单纯的她,并没有什么对人的独占欲,只是为身边能有一位姐妹陪伴而开心:“真的吗?好呀好呀,那小珑儿也要跟我们一起回灵界大陆?以后每天都可以在一起玩了吗?”

——阮玉之前本来是喊她千珑的,现在嫁夫随夫,也跟着喊起了小珑儿。

墨孤城还没说话,尘十羽赶紧先过来给阮玉洗脑。

“阿阮哪,这都有义子了,多一个义女,不是比前辈身边多一个女人更好吗?”

“而且想让珑儿跟们回去,是为了让她和前辈一起陪玩,但是男人都是很喜新厌旧的……到时候,恐怕前辈就整天都跟她在一起玩,还会把乐乐也抢走,就只能跟那位九幽殿主前辈一起玩了……”

阮玉这可不乐意了。没有烬空哥哥,还没有乐乐,她才不要暮山哥哥呢!

而且被洗着洗着……她就觉得十羽说得有道理呀,小珑儿当我和烬空哥哥的大女儿,念千是小儿子,儿女双,多好。

所以,对于想把千空配对的颜月缺,阮玉就抗议了,放下乐乐:“月缺乱说什么呢!乐乐去咬他!”

乐乐追着颜月缺到处跑,颜月缺绕着其他人跑,大家看着笑个不停。

虽然别人都不在意了,但墨孤城最后还是忍不住去询问了江烬空,想知道他对珑儿怎么看?

“小珑儿么?特别好的女孩,我很喜欢她。”江烬空很自然的回答。

墨孤城郁闷中,江烬空看他的表情好笑,也就不逗他了:“别跟月缺瞎起哄,小珑儿就是小珑儿,们不用改称呼。”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美好的人和物,但并不是所有喜欢的,我们就都要据为己有。有时候,看着一朵花在属于它的轨道上静静的绽放,也是一种美好,不是么?”

“就好好珍惜的礼物吧。保护好她,她也是这个世界给我们的礼物。”

墨孤城一怔,江烬空又调侃道:“怎么,不要的话,我就把礼物收回来了?”

墨孤城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如果大人对珑儿真的是“那种”喜欢的话,他也就不会说,把她送给自己当礼物了……

“多谢大人!”墨孤城感激的躬身施礼,江烬空只是一笑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