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app旧版在线下载

【 .】,精彩免费!

当杨飞拿到史秋林送来的鬼子部署图的时候,也是相当惊讶,他不明白,这史秋林心里头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他真的是一位正义之士?

韩青此时也搞不懂了,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史秋林应该也是感觉到鬼子的意图了,他便说道,“先生,既然史秋林他给了咱们这个部署图,应该可以确认一点,那便是他史秋林现在感觉到了咱们的那样的感觉,鬼子想打咱们东集村,就先要拿下白芒山寨,不拿下白芒山寨,鬼子补给成问题,从沈城过来的距离并不太近啊!”

“我是怕这是土匪和鬼子的阴谋!”杨飞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按兵不动,我们先看看鬼子到底要做什么,然后再采取行动!”

“先生,要不,咱们先派人悄悄的往前驻守,然后再见机行事?”韩青问道。

“行,我看,就让刘集带着人先往前走走,隐蔽起来,一旦史秋林那里发生了意外,咱们可以帮他们一把!”杨飞说道。

“行,我这就去安排!”说着,韩青就离开了。

他离开之后,杨飞看着那份防御地图,可是,越看,却觉得有些奇怪!但看峡谷东边的部署,物资部署竟然只有一个小队的鬼子,两个据点距离这个地方,竟然还有一千五百米的距离,这是很不科学的,难道,鬼子真的是信任他吗?

想到这儿,杨飞觉得,这其中有两种可能,第一种,那就是鬼子和土匪联合骗自己,第二种可能,那就是让土匪上当,不管是哪两种,这么简单的错误,鬼子是不可能犯的,说到底,最终最有利的,还是鬼子!

杨飞此时担心,这史秋林还真的想去劫掠鬼子的物资,这物资可不是那么好劫的呀!

时间很快的到了约战的时间,鬼子源源不断的从谷口东边过来,然后在山寨下面的空地上部署。

让史秋林意想不到的是,这些鬼子似乎并没有意向往西边去东集村的意思。

当我在梦里遇见你之后

兰搢绅浑身难受,但是,知道了鬼子在山下并不往西边去,他着急了,他立马找到史秋林,然后说道,“大哥,看来是该我出马的时候了!”

“老二,下去能怎么?”史秋林问道。

“鬼子是我引来的,这还得我下去,我下去,会把中村幸之助请上来,然后,咱们见机做掉他!”兰搢绅说道。

“怕是没有这么容易!”史秋林说道,“咱们山寨的通道,我会让兄弟们守着,老二,我建议还是不用下去了,下去我怕凶多吉少,咱们山寨道路众多,从哪里都能够出的去!”史秋林说道,“那我等着,要是鬼子敢动我们山寨一下,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大哥,现在别乱动,我下下山去看看!”说着,兰搢绅就出去了。

史秋林追出去,叫了兰搢绅好几声,可是兰搢绅却没有回答,他直接往山下跑去!

等到兰搢绅下了山,却没有看到中村幸之助,倒是杨显祖在那里!

他过去打招呼,“杨翻译!”

杨显祖回头看着她,“兰搢绅?”

“杨翻译,听说咱们皇军来了,我就赶紧下山来了!”他看看前面,果然,驻扎着大量的部队,这些部队很多人都坐在地上待命。

“杨翻译,咱们皇军在这里干什么?不是现在应该攻打东集村了吗?”兰搢绅问道。

“这个可不是操心的事儿!”杨显祖说完,然后假装拿着望远镜看着东集村的位置。

“中村队长呢?”兰搢绅又问道。

“这个,更不是操心的事儿了!”杨显祖把望远镜放下,“哦,对了,这件事儿还真的和有干系!”

“哦?杨翻译,您说说看?”兰搢绅毕恭毕敬的说道。

“那件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杨显祖问道。

“哪件事儿?”兰搢绅问道。

“就是……中村队长让我交代的那句话呀!”杨显祖问道。

“哦,说的是这件事儿呀!”兰搢绅说道,“这件事儿,我想明白了,既然我是皇军的人了,那我肯定就要尽量的考虑皇军的事儿,中村队长说的话,让我受益匪浅,不过,这事儿,我想亲自和中村队长说一说!“

“呵呵,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中村队长说了,有什么事儿,让和我交代就行了,不要一直麻烦他,不知道是听了没有呢?”杨显祖有些生气。

“那也行,我和您说吧!”兰搢绅说道,“中午的时候,我亲自去传达了咱们队长的话,我也让她彻底明白了,和皇军作对啊,根本不是出路,和八路军为伍,更不是明智的选择,所以,他已经臣服于咱们皇军了!”

杨显祖看着他,有些不太相信,“是吗?最好别骗我!”

“我怎么可能骗您呢!”兰搢绅说道,“所以,我刚才才和您说,我想见一见咱们的队长!”

“行!”杨显祖说道,“暂且相信一次!”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兰搢绅弯着身子。

“咱们队长,现在在峡谷西边!要是想找他,就去找他吧!”

杨显祖无奈的说道。

“好,好,那我现在就去找找他!”说着,兰搢绅就赶紧的往东边去了!

他这边一走,杨显祖冷笑了一声,“骗人的把戏,以为老子看不出来?”说着,他就带着人准备往山上去了!

当兰搢绅到了峡谷东边,找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人,依然没有能够找到中村幸之助,正在他继续想要寻找他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从峡谷西边传来的枪声!

枪声很近,似乎近在咫尺一般!

他愣住了……

鬼子……

鬼子该不会强攻山寨吧?

想到这儿,他就朝着峡谷西边跑去。

脚下一滑,他摔倒在了地上,刚刚起来,听见了汽车的发动机声音,他回头一看,汽车在他的身边停下,然后在副驾驶的位置,看见了中村幸之助。

他赶紧起身,“中村队长!”

中村幸之助笑了一下,他可是什么都知道了,他出现那也是故意在兰搢绅的身边出现的,“呵,二当家的,在这儿见到,是在找我吗?”

兰搢绅赶紧点头,“是啊是啊!”

“那找我是什么意思?”兰搢绅问道。

“中村队长,是这样,我已经成功说服我们大当家的了,我们大当家的同意加入咱们皇军,以后咱们可都是一起的!”兰搢绅说道。

中村下了车,看着他,“是吗?”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兰搢绅说道。

“那好,咱们一起上山去!”中村幸之助说道。

“好好好!”说着,兰搢绅赶紧躬身,“中村队长先请!”

“不,是地主,先请!”中村说完,兰搢绅走在前头引路,中村幸之助走在后面。

当他们到了峡谷西边的时候,兰搢绅突然看见杨显祖正带着人对着山上开枪。

这一声声的枪响,让兰搢绅紧张起来,他跑过去,赶紧问道,“杨翻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对着山寨开枪?”

杨显祖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中村幸之助的跟前,“中村队长!”

“怎么回事儿?”中村幸之助问道。

“回报中村队长,我军想要在山寨休养,结果山上的人不让我们上去!”杨显祖说完,然后瞥了一眼兰搢绅。

“休养?为什么要去山上?”中村问道。

“中村队长,一来,咱们的人从沈城过来一路疲敝,二来,我想看看在山上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让我们的炮兵直接轰炸东集村。本来,我也不想上去的,可是,二当家的说他们的大当家的已经投靠了我们皇军,我想,既然这样,咱们上去,也就完全可以了,现在看来,他们是在骗我们!”

他说的那个“骗”字非常的大声,让兰搢绅不禁冒出冷汗,“这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啊!”杨显祖说完,然后指着山上,“既然二当家的来了,那好,省得我们对自己人浪费子弹,去让们的人让开,我倒要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兰搢绅看着中村幸之助,“中村队长不要着急,我想这全部是误会!”说完,他就走在前头,“走,咱们去前头看看!”说着,他带着人就到了山寨口上。

“兄弟们,这是怎么回事儿?”兰搢绅对着山寨门口大声喊道。

这时候,山寨传来讯息,“二当家的,大当家的说了,让我们想问问中村队长,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朝着我们开枪?”

杨显祖喊道,“们不让我们上去,不是真心想要投靠我们皇军!“

“我们大当家的说了,让中村队长上来,具体谈一谈,我们投靠皇军,肯定有什么好处,没有好处,我们绝对不会让步!”

“混账!”兰搢绅喊了一声,“这可是皇军,这可是中村队长!”

“二当家的,这是大当家的意思,并不是我们的意思,至于要做什么,我们也不清楚!”

“看看,这不是骗子,是什么?中村队长,依我看,我们还是打下来吧?”杨显祖说道。

“放肆!”中村幸之助说道,“真的假的,我们上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着,中村喊道,“那就请山上的兄弟们给们大当家的通报一声,就说我们上去谈一谈!”

“那就请中村队长一个人上来吧!”

“混蛋!“杨显祖喊道。

然后他看着中村幸之助,“听见了没?听见了没?这可是计谋!”

中村幸之助看着兰搢绅,“二当家的,什么意思?让我一个人上去?”

“中村队长,容我再问一问!”说完,兰搢绅喊道,“中村队长可是我们山寨的贵客,他一个人上去,怎么能够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那就让中村队长带上五个保镖上来,这是我们的底线!”

一个小喽喽大声喊着。

“行,那就依了他们的意思!”中村幸之助说道。

“不可啊!”杨显祖说道,“中村队长,这可是阴谋,万一您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该怎么办?”

“放心,我们诚心对他们,他们也不会加害我们!”说着,中村幸之助说完,就朝着山上走去,身后跟着五个鬼子。

杨显祖觉得有诈,然后秘密命令十几个人悄悄埋伏起来,就等着山寨的门儿一开,然后就开枪。

中村幸之助到了山寨口上的时候,门缝刚刚开启,一个鬼子率先进去,然后确定了里面只有人,没有什么危险的,中村幸之助才往里面走。

当门儿大开,能够看清楚里面几个土匪的时候,杨显祖立马下命令,子弹一下子穿过山寨的门儿,“嘭嘭嘭……”几声枪响,门口的几个土匪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中村幸之助立马趴下,兰搢绅则压到在中村幸之助的身上。

跟着的五个鬼子,也是立马对着里面的土匪就开始射杀。

“哒哒哒哒……”

机枪声扫射着里面。

等到一阵枪声过后,他们却发现,并没有多余的土匪过来应战,如果贸然再往上走,说不定就会碰到土匪,这时候,兰搢绅从中村幸之助的身上走开,然后问道,“中村队长,没事儿吧?”

“多谢!”中村说完,然后杨显祖就跑了上来,“中村队长,中村队长,怎么样?“

“啪!”一巴掌打在杨显祖的脸上,中村幸之助皱起眉头,“谁让乱开枪的!”

“中村队长,我怕土匪有诈,怎么能必须这样做啊!”杨显祖赶紧解释。

“带着人上去看看,看看上面到底有没有土匪,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人!”中村幸之助说道。

“是!“杨显祖说完,就带着人悄悄的爬山了山寨口上去的小坡,上去一看,空空如也,像是早有准备,又像是一场想好的逃脱!

他跑下来,“中村队长,没有人,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中村性质助皱起眉头,“没有人,那土匪去哪儿了?”

这时候,两个人纷纷回头看着兰搢绅,兰搢绅一脸的惊讶,“我也不知道啊!中村队长,我真的不知道啊!”

“兰搢绅,我早就知道小子没安好心,今日一看,果然如此,口口声声说要投靠皇军,们的大当家的不来迎接我们就算了,现在人影却也不见了!”说完,杨显祖又看着中村幸之助,“中村队长,依我看,就地解决了兰搢绅吧!”

“放肆,我在这儿,哪有指手画脚的余地?”兰搢绅吼道。

杨显祖赶紧闭嘴,然后等着中村说话。

“史秋林是史秋林,兰搢绅是兰搢绅,他们之间不能划等号!”说完,中村幸之助说完,“诺达的山寨还没有搜查,变断定史秋林不在,怎么也说不过去!”

“现在带着人,挨着山寨搜查,看看还有没有活口!”中村幸之助说道。

“是,我这就带着人去!”说着,杨显祖就带着人赶紧去搜各个山寨了!

这时候,中村幸之助才慢慢回头,“二当家的,觉得们大当家的还在山寨吗?”

“在啊!”兰搢绅赶紧说道,“除了山寨,他能去哪儿?”

“这个我得问啊!”中村幸之助说道,“出了山寨,他能去哪儿?”

“这个……”兰搢绅摇着头,“别无他去!”

“是吗?要是找不见们大当家的呢?”中村幸之助问道。

“找不见?怎么可能!”兰搢绅说道,“我下山的时候,他还在呢!”

“那山寨还有其他的出口吗?”中村又问道。

“没有了,这可是唯一的出口,要是有其他的出口,岂不是山寨不安全了?”兰搢绅说道,“所以,这里可是唯一的出路,若是真的找不着,他害怕的跳下山崖,也是有可能的!”

“跳下山崖?”中村对于这种话,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但是,他现在有非常的渴望找到史秋林,找到他之后,杀了他又何妨?

没一会儿,一个鬼子跑了过来,“中村小队长,并没有找到史秋林下落!”

“好,再去好好找找!”

他说完,然后招呼兰搢绅一起往里走。

土匪有阴谋,难道鬼子就没有阴谋吗?

他们故意挑起事端,就是想要一举把这山寨拿下!他和杨显祖的配合,看似拙劣,却也看不出表演的成分,他们进了屋子,然后中村幸之助坐下,他摸了一下桌子上的茶

壶,笑了一下,“茶壶还是热的,说明,史秋林刚走不久,要是追,肯定是能够追上的!”他拿起茶壶给兰搢绅到了一碗水,“二当家的,喝水吧!”

兰搢绅直接端起来就咕咚两口喝完。

中村幸之助四处看着,“上次来的时候,也没有好好的欣赏这里的风景,这次我可得好好看看了!”中村说道。

“我甘愿当导游!”兰搢绅拱手说道。

“呵呵,好啊!走吧,咱们去走走看看!”说着,他站起来,就朝着外头走,兰搢绅跟着他。

他四处讲解着山寨的各处风景,然后还把他给中村写过的防御点带去几个看了看,果然都是很好的防御点,守着这个山寨,易守难攻,简直就是天堑,可是,史秋林不在了,这足以说明这史秋林是早就跑走了!

现在去追,必然追不上的!

这时候,中村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药包,“这个给!”

看见了药包的兰搢绅,一下子,鼻子像是有流鼻血的那种感觉,通透的很,他拿过来药包,然后放在嘴里头,把手指头蘸上唾沫,然后又放在那个药粉上,最后,再把整个手指头放在嘴里头,这种感觉,那可是太舒服了!

兰搢绅依赖于这种药物,这种成瘾性的东西,那可真的没的说。

享受着的兰搢绅,一下子把身边的中村幸之助给忘记了,他一个人躲在墙角,然后慢慢享用这个药包。

他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二当家的?”

中村幸之助慢慢的打断了他的话。

“咱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兰搢绅抬头,才看见中村幸之助站在那里,然后他赶紧站起身子,“可以,可以,咱们走!”

对于中村幸之助来说,眼前的这个兰搢绅那就是自己的傀儡,他可以完全控制他,不过,对于他来说,拿下了白芒山寨,兰搢绅这个人就可有可无了。

兰搢绅带着他走遍了山寨的各处,然后回到原点,等着他的杨显祖跑了过来,“中村队长,搜遍了整个山寨,就是不见史秋林的人影,我怀疑,史秋林是经过什么暗道走掉的!”

说完,他看着还处于兴奋状态的兰搢绅,“说,史秋林去哪儿了?”

兰搢绅没有理会他。

“行了,走了就走了,不足为惧,现在,通知队伍,修整一番,一个小时止之后,开始对东集村发动攻击!”中村幸之助说道。

“好,我知道了!”说着,杨显祖就离开了。

在东集村上架上火炮,距离刚好能够对准了东集村。

一切准备好之后,鬼子在山寨的各个角落就开始休息了。

看着不远处的东集村,中村幸之助笑了笑,他的心里似乎明白了,东集村肯定要拿下,但是,史秋林也必须要抓住,不仅如此,白芒山寨的各个分堂,他也做了充分的部署。

而这一切,全靠兰搢绅的帮忙,通过验证各个分堂的情况,他也明确了,兰搢绅给他的情报,那是千真万确的,而他给兰搢绅的那张图,确实假的不能再假的样子而已。

整个北海即将在帝国的军旗下横行,他笑了笑,“北海,华夏,都是属于帝国的!”

不远处,杨显祖一直在质问兰搢绅史秋林的下落,而兰搢绅却不为所动,什么事儿他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他分的很清楚。

即便杨显祖险些拳脚相加,兰搢绅也没有再吐露半个字。

中村幸之助打断他们,让他们不要再争吵,因为,他明白,史秋林绝对会去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便是最重要的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