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老司机神器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信!”老车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信我就听我的行不行!”

“行!”老车愣了一下点点头。

“这就对了!”我笑着拍了拍老车的肩膀,然后接着说道:“现在咱们人不齐,刘瑞一会给元元打电话,让他带着段辉还有二美回家来,武大姐也注意点,平时就别老一个人出去了,现在咱们是特殊时期,出去啥都也都尽量别一个人了……”

“好!”武媚跟刘瑞两人点了点头。

“行了我说的差不多也就这么些,咱们现在主要就是以救钱柔为主!”我一拍桌子,缓缓的站起了身。

“我们可以走了呗?”

刘瑞看见我站起来以后,活动了一下脖子后问道。

“恩恩,没啥事了……出去给元元他们打电话吧!”我点了点头。

刘瑞缓缓的站起身,拿着手机就要往外面走。

“咣当!”

甜甜圈少女满脸涂奶油缤纷心情写真

就在刘瑞刚要走出去的时候,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唰唰唰!”

我们几个人齐刷刷的看向门口的位置,杨松一个人直愣愣的站在门口。

我看着杨松身上那还未拆下纱布,突然感觉特别的内疚。

“……回来了啊?”刘瑞愣了一下问道。

“恩!”杨松表情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随后迈步走了进来。

我跟孟亮连忙上前赢了过去。

“身上的伤没事吧?”我搂着杨松的肩膀,抿了抿嘴唇问道。

“没事……”杨松摇了摇头,然后扯开椅子坐了下去。

我突然感觉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杨松的反应实在是太冷淡了,这根本就不像他,正常他要是见到我们以后应该会很激动才对。

孟亮也发现了杨松的异样,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到。

可能发现杨松情绪不对的,除了我们几个以外,杜现阳跟纪轩也感觉到了,所以杜现阳连忙站起身说到:“叶子,我那边还有点事,要不我俩就先撤了?”

“行,俩先走吧!”我点了点头。

杜现阳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跟着纪轩迈步走出了会议室。

这俩人走后,我连忙走到杨松的身边,看着杨松问道:“咋了?”

杨松抬头看了我一眼,直接冷冰冰的反问道:“什么咋了?”

“这情绪有点不对劲啊,是不是发生啥了?”我接着问道。

“没啥……”杨松摇了摇头。

“那怎么这样了啊?跟丢了魂似的……”刘瑞点了根烟问道。

“刚才们开会说啥来的?”杨松直接无视刘瑞的问题,随手也给自己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以后看着我问道。

“……我们刚才研究咋救媳妇的事来的。”

“呼!不用救了!”杨松直接冲着我摆了摆手。

杨松的话音落地,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齐刷刷的看向杨松。

“为啥啊,咋还不用救了?”刘瑞有些激动的看着杨松喊道。

“没为啥,就不是不用救了……”

“……钱柔出事了?”我沉默了一下,虽然不想这么问,但是我还是说出了口,因为我不问,其他人就更不敢问了。

“没有……”

杨松的回答依旧随意,但是其他人却不能像他这么随意,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为啥不救了啊?”孟亮拽着杨松喊道。

杨松被孟亮直接从椅子上面拽了起来,杨松瞪着眼睛看着孟亮,沉默了一下以后咬着嘴唇说到:“我说不救就不用救了,都听不明白话吗!”

“杨松说的是不是气话啊!”一旁的武媚有些着急的看着杨松问道。

“不是气话,反正钱柔这事不用们管了,救不救那都是我媳妇,用不着们操心……”

“啪!”

杨松的话还没说完,孟亮直接一个嘴巴抽了下去。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孟亮指着杨松,一字一顿的问道。

“呸!”杨松扭头吐了一口吐沫,然后舔了舔嘴唇说到:“我说钱柔不用们救了,听不明白话吗?”

“我草的!”孟亮一声怒吼,顺势再次举起了右手。

“亮子!”我低声喊了一嗓子,孟亮听见我的喊声以后,原本已经举起的右手停在了半空中,扭头看着我。

“放开他……”我冲着孟亮摆了摆手。

孟亮看着我眼神不解,但是依旧没有松开杨松。

“我让松开他!”我红着眼睛喊道。

孟亮看我急眼了,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松开了杨松。

我缓缓的走到了杨松的对面,杨松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在了椅子上。

“钱柔是媳妇没错,但也是我们的朋友,而且也是因为我们才出的事,所以救不救我不能听的,给我个理由!告诉我为什么不救了!”我看着杨松语气平稳的说到。

杨松抬起头咬着嘴唇看着我,一句话不说。

“我问话呢?告诉我为什么就不救了!”

我上前用手怼了杨松的脑袋一下,大声的喊道:“说话!为什么就不救了?死了还是咋地?有话痛快说!”

“杨松,到底怎么了,告诉我们啊!”刘瑞也跟着焦急的喊道。

杨松低着头,就好像就没听到我们的话一样,一句话也不说。

“我问最后一次,钱柔到底咋了?要是还不说,以后咱俩谁也不认识谁,明白不?”我气得咬牙切齿的对着杨松喊道。

杨松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有了反应,他开始趴在桌子上大声的哭泣了起来。

杨松的哭声很大,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的这么惨。

原来杨松在我们后宫一直都是一个逗B的形象,无论发生什么我觉得杨松都不会觉得愁,无论发生什么我觉得他都是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然而此时他却哭的这么惨,这么让人心疼!

屋子里面的人都静静的看着杨松,谁也都没说话,因为所有人都明白杨松哭成这样,那他肯定就是真的伤心了,钱柔的事大家心里都觉得愧对了杨松愧对于杨松,所以谁都不敢打扰他。

杨松哭了能有五六分钟,那悲惨的哭声终于停了下来。

我看见杨松不哭了,上前抱住他那颤抖的肩膀,轻声说道:“兄弟,到底咋了?跟我们说说……”

杨松表情模糊的看着我,但是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天塌了还有兄弟们,有啥事别自己憋着行不?”

“对啊,松哥还有我们呢!别哭了……我手指头折了我都没哭!”一直没说话的南北,也受不了杨松现在的样子,表情着急的喊道。

杨松眼角带泪水平静的看着我们每一个人。

“能说了吗?”我看着杨松问道。

杨松点了点头,然后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以后张嘴说到:“钱柔没死,也没什么事,她跟本就没有被人绑架!”

杨松的话说完,我们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的话。

“说钱柔没出事?”我有点难以置信的问道。

“恩!”杨松点了点头。

“那她去了哪里?为什么没回来?”我接着问道。

“钱柔她会家了,不会再回来了……”

“为什么啊?”

“还能因为什么!因为我是个没出息的混子,是一个走在法律边缘的混子!我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我甚至不能保证她的安全,她跟着我只能提心吊胆!她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我给不了她平凡的生活们明白吗?们知道当口顶在她的额头上面的时候她是多么的害怕吗?们不懂!我也不懂!因为咱们跟她就是同类人,咱们没资格把危险带给她这样的普通人!”杨松情绪激动的喊道。

听完杨松的话,我沉默了老半天,然后张嘴说到:“……上次的事对她影响很大吗?”

“她觉得那都是电影里面演的!”杨松嘶吼着回答道。

我看着杨松突然感觉不知道在跟他说些什么好了,杨松的话让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们不是问我为什么吗?我告诉们了,们现在明白了吧!我就不配有爱情们知不知道!我只能给人家带来麻烦,带来危险!”

“这些话是钱柔自己跟说的吗?我觉得她不像那样的女生啊!”武媚小声的问道。

“不是她说的还能是谁说的,她说她受不了了,她受不了自己的男朋友是一个拿着的杀手,她也不希望自己以后有事没事就被别人用指着脑袋!”

“所以她不辞而别了对吗?”我低着头问道。

“恩,走了!走了也好,跟着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杀了或则绑架了,还不如赶紧走了……”

杨松一边说话一边站了起来身,缓缓的走向门口。

我们几个人看着杨松,谁也没说话挽留,因为我们知道无论我们现在跟他说什么他可能都听不进去了。

“嘎吱!”

杨松缓缓的拽开了门,扭头看了我们一眼,他回头的那一瞬间,泪流满面,连忙迈步走了出去,他不想让我们看见他的泪水。

杨松走后,我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紧紧的闭上双眼,我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说,此时此刻我对杨松只有慢慢的内疚还有无奈。

杨松说的没错,我们这样的人可能真的不配拥有爱情,谁家姑娘会提心吊胆的跟生活,我们几个都天天在生跟死中挣扎,又有什么理由让人家跟我们过这样的日子!

同样沉默的还有屋子里面的其他人,也许所有人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杨松今天的悲哀也许就是我们明天的悲哀。

……

赵家村。

赵三身上披着睡衣,站在奢华的落地窗前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风景,孙磊面无表情的站在赵三的身边。

“事办了吗?”赵三收回视线扭头看着孙磊问道。

“完事了。”孙磊连忙回答道。

“上套了?”赵三的眼睛中闪过一丝阴暗。

“肯定上套,现在这年轻人看见B都不要命,不像咱们那时候,心里多多少少还有点义气……”孙磊语气不屑的回答道。

“上套了就好,这事办的还算不错……”赵三满意的点了点头,渡步走到了柜子前拿出了两个高脚杯。

“哗啦啦!”

名贵的红酒渐渐倒入杯中,赵三晃晃手中的酒杯,然后递给了孙磊,笑着说道:“这红酒冷不丁一喝不知道它是个什么滋味,但是要细品,就能发现它真正的味道……”

“呵呵,我喝啥都一样。”孙磊接过酒杯后笑了笑,仰头直接喝进去了一大半,然后接着说到:“可能是以前开酒吧喝的多了……”

“磊子,还想开酒吧吗?”赵三一边喝着酒一边问道。

听到这句话,孙磊的身体本能的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直接把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

“跟我撒谎就没意思了……”赵三看着孙磊笑了笑。

“想不想都这样了,还能咋地?”孙磊看着自己那条已经瘸了的右腿,无奈的笑了笑说到。

“腿瘸了心不还没瘸吗!等咱们把这几个孩子收拾完事以后,回去接着干的酒吧!”

“啪嗒!”

听到这话,孙磊的酒杯直接掉在了名贵的羊毛毯子上。

“至于这么激动吗?”赵三笑着弯下腰捡了酒杯。

“……”

孙磊嘴角,激动的有些说不出来话,他万万都没想到,有一天他还能回去,赵三的这句话无疑给他打了一剂强心剂。

“JS角那边怎么样了?”孙磊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所以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下去,直接换了一个话题。

“哎!”听到JS角这个词,赵三本能的叹了口气,然后仰头喝了一口酒。

“不好吗?”孙磊接着问道。

“磊子,说我要是把那边的生意撤下来怎么样?”赵三问道。

“好好的撤下来干嘛啊?”孙磊满脸不解。

“要是好我能撤吗?现在那边打压力度挺大的,再加上坤卡现在对咱们也不是那么在心了,公司里面还都是一帮窝里横的虎头,内外都不行,咱的生意肯定也救不行了……自从小四走了以后,我的精力也没放在那边,说白了还是老了,心劲不如以前了啊!以前我老想着家底厚一点,等我死了以后我那个败家子儿子好能多祸害几年,现在儿子没了,挣钱都不知道给谁挣了……”说这些话的时候,赵三不像是一个毒枭更像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很普通的老人。

“撤了也省心,留点钱够跟姐养老就行了……”孙磊点了点头。

“呵呵!”赵三笑了笑没说话。

深夜凌晨12点,后宫顶楼的阳台上面。

杨松一个人拎着几瓶啤酒,身影萧瑟的坐在了栏杆前。

楼下灯火辉煌,楼上一人独醉。

“咕嘟嘟嘟!”

杨松仰头直接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嘎吱……咣当!”

空酒瓶随意扔到一旁,然后弯腰从地上再拿起一瓶新的,此时的杨松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下酒菜,一口接着一口的喝酒,不断的重复着这个东西。

冷冽的寒风不断的吹在杨松的脸上,瘦弱的身影此时此刻看上去是那样的萧瑟,那样的凄凉。

“呜呜呜……”杨松捂着脸小声的抽泣着,身体不断抖动着,此时此刻他心里有很多东西想跟我们说,但是他又没办法开口,不断积压的情绪只能通过喝酒还有哭泣释放。

“自己在这喝闷酒呢啊?”

我拎着几瓶啤酒还有一些下酒菜,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杨松身旁,踢了杨松一脚问道。

杨松被我吓了一跳,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没说话。

“瞅JB啥啊,能借酒消愁我就不能了呗?”我下意识的裹了裹身上的外套,然后一坐在了杨松的旁边,笑着说道:“这天是越来越冷了……”

杨松看着我依旧不说话。

“没啥想跟我说的吗?”我拿出一瓶啤酒看着杨松问道。

杨松摇了摇头,随后举起手中的啤酒,直接仰头喝进去了三分之一。

“砰!”

我拉开啤酒然后闷声喝了口。

就这样我跟杨松两个人谁也没说话,不断的开酒喝酒,一会功夫我们两个的身边就堆了能有十多个酒瓶子。

“南北的手指头是怎么回事?”杨松红着眼睛,醉醺醺的看着我问道。

“被人剁掉了……”我愣了一下回答道。

“谁?”杨松直勾勾的问了一声。

“铁面认识吗?”

杨松摇了摇头。

我放下手中的酒瓶,递给杨松一根烟,然后又给我自己点了一根。

“呼!”

我轻轻的吐出了一个烟圈,然后把我们几个在SZ市发生的所有事都跟杨松讲了一边,包括小猪还有明达的死亡,以及龙哥跟铁面的故事,我没有一丝隐瞒有什么说什么。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杨松一边喝酒一边安静的听着我的故事……

“也就是无论钱柔被没被绑架们都要跟赵三开战对吗?”我说完以后杨松看着我低声问道。

“嗯嗯,赵三是我们的垫脚石,无论怎样他这关我都要过!”我点了点头。

“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呗?”

“对!钱柔要是没事了,那咱们就不用这么着急的跟赵三开战了,给魏义文他们一点准备时间也好……”

“不开战不行吗?”杨松表情认真的看着我问道。

“我可以,赵三可以吗?他现在已经对动手了,下一个可能就是刘瑞可能就是孟亮,与其被动的被赵三逐个消化咱们还不如痛痛快快的跟他们整一场,我不想再看见咱们的人受伤了,真的……”

“那龙哥给的那几个人准称吗?确定他们有能力跟赵三磕一下?”

“不确定……”我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道:“咱们现在没的选,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这样可不像!”杨松笑了笑说道。

“我也是被逼无奈,破釜沉舟,我要是想给小猪还有明达报仇那赵三就是我现在必须要过的砍,咱们几个要是不能在H市站起来,何谈报仇?”

杨松听完我的话沉默了一会,然后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我问道:“铁面能给多少时间?”

“五年吧!”我伸出了手掌,然后笑了笑说道:“也可能更少……”

“大半夜的俩在这研究啥呢啊?”

就在这个时候刘瑞,孟亮,老车,南北四个人也走了过来。

“问话呢?喝酒咋JB不叫上我们?搞分裂是不是?贿赂叶子是不是?”刘瑞呲着牙冲着杨松问道。

“没有,我就是心里憋屈,自己出来喝点酒,叶子是后来的……”杨松看着刘瑞解释了一句。

“草!自己喝酒多没意思,一块喝啊!心里有啥不痛快的跟哥几个说说,我帮排排毒……”说着刘瑞坐到了杨松的身边,伸手拿出了一瓶啤酒。

“对啊,松哥,要是心里有啥不好受的别自己憋着,跟我说说就好受了……”南北也坐到了杨松的身边,大大咧咧的说道。

杨松看着身边的刘瑞还有南北,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想哭就哭别憋着!”孟亮伸个懒腰,随意的说道。

“都是自己人,哭也没人笑话……”我拍了拍杨松的肩膀补充道。

杨松看了看我们,然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我们几个喝着酒谁也没搭理他,我们知道现在的杨松需要发泄,很彻底发泄。

孟亮跟老车也随便找了地方坐了下去,开始跟我们喝起了酒。

我们几个人坐在阳台上一边聊着天一边喝着酒,说心里话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让人很舒服很安心。

“元元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后来喝的已经彻底模糊了,根本就不敢往栏杆上面坐,只好随意的躺在了阳台上面。

“明天他们就能回来了……”刘瑞躺在我的身边,一只眼睛睁开一只眼睛闭着看着天上的星星。

“后来咱们人就齐了……”

“呼呼呼!”

这个时候的南北已经喝多了躺在地上直接睡着了,孟亮的状态跟南北差不多,也是迷迷糊糊的半睡不睡的。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我看了看手机已经都快半夜四点了,在喝一回天都亮了。

“行!”刘瑞晃晃悠悠的站起身,走到南北的身边踹了南北一脚喊道:“别睡了,回家了!”

“别碰我,我还能喝……”南北迷迷糊糊的哼唧了一声。

“还喝大爷!”刘瑞上前一把背起南北,然后晃晃悠悠的走向楼梯口。

我们几个人也都互相搀扶着,缓缓的跟着刘瑞往楼下走去。

次日下午三点。

我迷迷糊糊的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我这脑袋就跟炸了似的,嗡嗡发响,我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下床往卫生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