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视频app

   ,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西陵辰扫视两人一眼,最后目光定格在了墨凉城身上,皮笑肉不笑的道:“我能否理解为,墨老板是在把吃软饭说得格外清新脱俗?”

   “晓黎小姐看到了,”随后,他又浅笑着,“合作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就会这样,让弱势一方一味去占另一方的便宜。我联手,才能互相成就。”

   江晓黎往沙发上一靠,慢悠悠的拿过身边一只橙子剥着吃:“那我倒想问问,从我家千珑丫头这边学去了拉花咖啡的做法,又拿她的名字给的咖啡命名,借她的名气给自己炒作赚钱,赚来的钱也没见跟她分啊?成就千珑丫头什么了?到底是谁吃软饭?”

   墨凉城也接口道:“而且,在未经珑儿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用她的名义进行虚假宣传,这是侵权行为,严格来说这款咖啡的一切收入都是不合法的。如果珑儿真想追究,完可以委托我们墨家商行代理,对进行诉讼,要求做出赔偿。”

   江晓黎笑嘻嘻的打个响指:“所以啊,自己都没做好的事,就别拿来怼别人了,一个不小心就自打脸了。”

   她乜眼瞟他:“况且,实在不行我还能偷们那些商业计划书什么的,反正我们穷不死。再说了,我盗王之王江晓黎,有什么做不到的?钱,我会缺?”

   话说到这里,西陵辰也看出来,他们两个还真不是单纯的合作关系,江晓黎是喜欢墨凉城的。否则一个生意人,又怎么可能放着钱不赚,处处以对方的利益为先?

   但他不懂,明明自己才是商界奇才,为什么江晓黎会喜欢商业水平明显输给自己的墨凉城?

   这个认知一经产生,他莫名感到心里有种酸溜溜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柳茉整天在他耳边嚷着的“吃醋”。

   不过,纵然再不甘不满,他还是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再次扯起笑容开口道:

   “这个节目是关系到在本位面推广异位面的,意义重大,还是希望晓黎小姐能慎重考虑。”他BLABLA扯了一堆官方话,就像是在给上级做工作报告一样,“如果效果好,以后两个位面还可以有更多的合作。晓黎小姐是聪明人,我相信,不会因小失大。”

   轻盈马尾少女机灵搞怪私房照

   江晓黎扑闪着眼睛,双手合十:“哎呦,差点忘了告诉,我这里有两个消息,一个不怎么好——”

   她看了墨凉城一眼,后者会意,他们之间已经越来越默契了,她一个眼神,他就能懂她的意思,于是他替她说下去:“——另一个更坏,想先听哪一个?”

   西陵辰笑容不改,绅士的一摊手:“悉听尊便?”

   江晓黎歪着小脑袋:“买的水军被我一锅端啦,他们现在认我当大王,刚还给我发好多红包拜年呢!虽然现在拜年是有点早,但咱们也不用这么拘束不是?”她和墨凉城相视一笑,“我可不能浪费这些小弟的心意,就转而把这些钱拿来赞助我们的节目啦。”

   西陵辰心里暗想,难怪之前水军突然反扑,这小丫头竟然还有这本事——表面上,他还是勉强自己保持微笑:“晓黎小姐果然手段高明。”

   江晓黎笑容动人:“请的官方也被我踩到脚下了,他们现在见到我就叫女王陛下,甚至有不少人给我转账送钱嘞。不过这些钱我就没拿来投节目了,我改投资赌场……就赌们的微电影会扑到何种程度。我相信,我肯定一本万利!”

   西陵辰面部肌肉越来越僵,终于,他不再维持那个虚假的笑意,唇线抿紧,神情看上去也冷酷了许多。

   难怪官方那么怕说出墨家商行的事,他们忌惮的就是江晓黎吧,原来如此……竟还赌我们扑……

   越是发现江晓黎身上的商业潜能,他心里的酸味就越重。这么一个宝藏女孩,自己怎么就没早点找到,怎么就白白便宜了墨凉城呢?

   江晓黎可不会放弃打击他,她又用两根手指比了一点点距离,凑在摄像头前:“所以说,还是别再耍那些小手段对付小橙子了。因为不管耍什么手段,我都会耍得比更高明那么一点点的……”

   墨凉城看了江晓黎一眼,江晓黎示意,墨凉城说道:“……哦对了,再免费多告诉一个消息。”

   江晓黎接口:“的公司下一个项目的档案被我盗了,要不要考虑先花个三倍的价钱买回来呢?”

   西陵辰真是要吐血了,这一个微电影项目已经扑定了,要是下一个也挂了,那就更惨了……

   短短片刻,他的内心已经风云翻覆。但他仍是表现出了极好的自制力,既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失魂落魄。他就只是站在那里,双目中冷光交错,仿佛在酝酿一场雷鸣电闪。

   墨凉城倒也佩服他的冷静。越是习惯了成功的人,往往就越是难以承受失败,就在这短短一段时间,他几乎已经承受了事业上的最大失败。凭良心说,如果两人易地而处,自己是无法做到像他这样喜怒不显的。

   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可敬的对手,但墨凉城得承认,他的成功绝非偶然。在他身上,的确还是有那么一些优秀的特质,是值得自己去学习的。

   良久,西陵辰重新露出了笑意。尽管墨凉城觉得,他更像是被气笑的。

   “我真的越来越欣赏了。”他凝视着视频中的江晓黎,既像是在向她发出邀请,也像是在向自己许下承诺,“我就把话放在这里,我总有一天会让为我的公司效力。那么,我们后会有期。”

   见他转身就要走,江晓黎招手:“等一下,先给钱!”

   “档案费不出,我就卖给别人啦?的竞争对手恐怕会有很多人想要的哦?”

   西陵辰没信这个邪。她的本事他是看到了,但自己也并不差。他相信此前的失利,只是自己疏于防备。

   自己有钱,完可以请到最专业的技术人员来保护公司的系统。她远在异位面,想偷自己的项目档案,也没有那么容易。

   这笔钱他没出,碰了一鼻子灰走了。

   ——其实他还记得,当初自己想找珑儿合作异位面宠物的生意,珑儿说她不擅长经营,推荐自己去找江晓黎。

   那个时候,他并不是太信得过江晓黎。

   在最早的几位异位面网友中,双鱼最为出色。一流的外形,再加上厨艺和歌艺,任何一项特质,都是能变现出大量财富的。至于江晓黎,留给他的印象比较淡薄,大概就只是个爱闹腾爱八卦的小女生。哪里都不缺这样的小女生,能火无非就是长得漂亮,加上一个异位面身份。

   不能替自己创造财富的人,他的印象一向都比较淡薄。

   要合作生意,他还是更信得过稳重的珑儿。但珑儿都这么推荐了,他就纯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给她留了言,表明了合作意向。然而,江晓黎却一直都没有联系自己。

   刚才在墨凉城那里

   一看到兔兔在帮橙子搞节目很意外,节目的事比较重要,于是就先重点谈节目了,结果节目代理权谈得不顺利,滑雪场就暂时忘了说,如果节目代理权谈妥了,接下来可能就顺理成章再谈滑雪场了。结果在节目当中兔子跟橙子一起搞了。

   橙子抬起手掌:小黎真厉害,我第一次看到西陵辰那么吃瘪的样子。

   兔子也抬手,跟他做了个隔空击掌的动作:也挺厉害嘛!果然我们配合起来,就是天衣无缝的!不比千珑丫头和十羽他们差。

   橙子:不过几时有个盗王之王的称号来着?

   兔子:我还有个黑客之王的称呼呢。

   辰兔目前给我感觉更像商业对手西陵很敬佩兔兔这样的对手,所以应该还是挺喜悦,终于遇上旗鼓相当的对手?这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其实还挺微妙的?

   {西陵辰:斗不过,我就把吃掉?西陵辰如果发泄的去吃兔兔蛋糕,感觉也怪可爱?}

   (可能被兔橙气回去以后看到这小白兔蛋糕热卖就买去吃掉?可能还多买点打包带回去,然后员工看到了还以为西陵要犒劳大家的,结果西陵直接赶他们去工作,否则扣工资……额,西陵只会这一招?兔兔只能自己吃?)

   [下面是橙子味糕点,上面是小白兔外形的奶油?这里看着办?]

   下一个项目的档案果然被兔子卖给对家了,西陵辰持续被橙子碾压,加上微电影之类的各种开销已是亏损严重。

   微电影已变成典型的歌火剧不火了,仅靠双鱼的歌来赚的钱,根本改变不了剧扑至此而亏的金额,乃至下个项目档案被卖而损失的一把笔开销。网友们群嘲女主,讨厌男主

   新的一天,从被女主气到怒吼开始!

   已经上升到讨厌演员了,现在再看见沈安彤的脸就想到女主那张便秘脸[吐]

   沈安彤的颜值都拯救不了女主的脑子,真他妈要被这个女主气死,脑子被编剧踢了?是个正常人就不会像她那样吧?

   越看越觉得这不是女主,是女反派吧?莫名觉得渣男都没那么渣了,这种女的,有哪个男的能对她不渣[鄙视]

   总的来说这就是一部渣男贱女集合的片子,侮辱三观,浪费生命

   我现在真的相信辰彤是假的了。西陵辰但凡有一点点爱惜沈安彤,又怎么会让她演这么个角色。

   让情感公司的作用和原剧情衔接得更加紧密

   纯爱故事,一口糖一口毒

   还是保留了男女主结尾复合的设定,不再是侮辱智商的,女主刚刚改造完毕立马投入男主的怀抱,而是让过程更为曲折,添加了一些男主“追妻火葬场”的剧情,结尾也没有明示两人复合。但从种种细节暗示来看,明摆着他们迟早是会重新走到一起的。

   微电影官方解释说,各人有各人的选择,本片中女主深爱着男主,憧憬是“最初的也是最后的”,况且男主也并不是毫无改变的。他是犯过错,但他已经改正了,他应该重新拥有得到幸福的权利。本片没有纯粹的正派和反派,旨在反映年轻人找到自我的过程,男主也是主角之一,他同样也是千千万万个普通人的缩影。

   还诡辩说如果是们的亲人犯了错,难道们不希望他改正吗,难道们还会坚持不原谅吗?

   成长蜕变,并不意味着要挥别过去一刀两断。能够有勇气包容来自过去的伤害,也是一种成熟。

   虽然听上去很有道理的样子,但还是有很多人觉得接受不了。

   有人说这不就是反映了西陵辰的为人吗?我伤害了,得给我一笑而过,否则就是不善良不大度,我就是受害者了

   讲个笑话,西陵辰连合作商晚了几天给他发货都原谅不了,把人家给告了,却要让女主原谅间接害死她闺蜜的负心渣男[摊手]

   其实们只是喜欢容霄的脸。如果男主丑胖子们还心疼吗?还希望女主跟他复合吗?

   两湖商会很久没面对这么大的失败了,柳茉每天都很忙,谢少琛趁她不在的时候偷溜进办公室调换小黄鸭,刚好被柳茉回来发现,谢少琛含糊过去。

   谢少琛又说看最近压力很大,自己刚学了按摩想给她按按,柳茉觉得恶心,骂他犯贱,让他滚,谢少琛说我也是关心啊,干嘛说这么难听,柳茉说现在公司都这样了,不好好想想怎么帮公司渡过难关,还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不是犯贱是什么?

   说着拉开门就要走,谢少琛气急一把把门推回去,柳茉质问他干嘛?想干嘛?谢少琛又怂了,再次把门拉开,说我只是想帮开门。柳茉抱着文件出门之后又说,出来啊,还赖在里面想偷东西吗?

   谢少琛觉得自己其实也挺容易满足的,准备下次再找机会调换小黄鸭。

   两湖商会很久没面对这么大的失败了,柳茉每天都很忙,谢少琛趁她不在的时候偷溜进办公室调换小黄鸭,刚好被柳茉回来发现,谢少琛含糊过去。

   谢少琛又说看最近压力很大,自己刚学了按摩想给她按按,柳茉觉得恶心,骂他犯贱,让他滚,谢少琛说我也是关心啊,干嘛说这么难听,柳茉说现在公司都这样了,不好好想想怎么帮公司渡过难关,还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不是犯贱是什么?

   说着拉开门就要走,谢少琛气急一把把门推回去,柳茉质问他干嘛?想干嘛?谢少琛又怂了,再次把门拉开,说我只是想帮开门。柳茉抱着文件出门之后又说,出来啊,还赖在里面想偷东西吗?

   谢少琛觉得自己其实也挺容易满足的,准备下次再找机会调换小黄鸭。